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涪江论坛,绵阳论坛网,绵阳论坛,绵阳热线,绵阳城市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96|回复: 0

朝鲜黑帮:老大手下1000多人 挑衅人民军被击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 11: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陈祥

我对韩国黑帮片一直情有独钟,那种赤裸裸的街头暴力、刀刀入肉的打击感,屏幕上弥漫着荷尔蒙燃烧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

无论你对韩国这个国家持有什么观感,都得承认,韩国人把暴力演绎得异常生动。《卑劣的街头》、《坏家伙的全盛时代》都是这一类影片中的翘楚。

更可贵的是,韩国人并不满足于刻画本国的黑社会,他们还把触手伸向了中国。无论是《新世界》里的延边老棒子,还是《黄海》里的绵老板,韩国电影里的延边朝鲜族简直战斗力爆表,尤其是绵老板,手持一根肉骨头就把一群韩国杀手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9NaRm.jpg

△《黄海》中的延边朝鲜族黑帮

但是,稍微等一等。韩国人把触手伸到中国延边的时候,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从三八线到鸭绿江之间,那个可叹可恨的同胞之国呢?韩国黑帮片里怎么就没出现过朝鲜的黑社会呢?

朝鲜有黑社会吗?你大概会问。

答案是有。

韩国媒体DailyNK的记者姜在赫,曾在2007年向公众讲述了一个基于亲身经历的故事。他是一个脱北者,在2004年成功进入韩国,从此在韩国生活、工作。

初到韩国时,他被好奇的韩国人问过多次:“朝鲜也有黑社会吗?”有,他老老实实回答对方。

韩国人民对黑帮太了解,倒不是说韩国黑帮有多猖獗,因为仅次于好莱坞的韩国电影业贡献出了许多精彩的黑帮题材电影。韩国黑帮有个特有名词,组织暴力团。

1991年7月的一天,姜在赫亲眼目睹了当地黑帮大哥横死街头。那个衰样,让他一辈子难忘。这位黑帮大哥生前很风光,但死得太狗血了。

公务员子弟的黑帮之路

1991年,28岁的石京哲(假名)在某市很风光。早在高中时,这位大哥就是当地出了名的校园恶霸。大哥的父母是当地市一级人民委员会的科级干部,也就是说,他出身于一个典型的地方公务员家庭。

由于朝鲜当时没有一丝市场经济的空间,手里有点小权力的父母不能给儿子带来赚钱渠道。相反,因为儿子是个四处惹祸、恶名远播的负面名人,父母因此在当地社会抬不起头。

大家可以想象,在一个封闭的小城市,即一个熟人社会里,市民们彼此知根知底,知道甲家儿子昨天数学课考了全校倒数第一,也知道乙家里昨天被小偷光顾了,还知道丙家所在的单位昨天给每个职工发了一箱苹果。所以,大哥的父母深深为大哥感到羞耻,他们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被人当西洋镜那样围观。你看,流氓的爹妈来了,儿啊,一定要离他家儿子远远的。

父母公职身份带给大哥惟一的好处,是警察看在他爹的面子上,多次在打架斗殴事件上放他一马。

E68wY.jpg

△平壤市中心的持枪少年,摄影|周宇

大哥高中毕业了,响当当地被学校定性为不良学生,校方一定没少吃他的苦,女老师被他弄哭过,男老师怒发冲冠跟他开干过。操行太差,导致大哥不能参加朝鲜人民军。

朝鲜男子都要服兵役,还特长,10年,没的讨价还价,你学美国嬉皮士逃兵役?劳改营伺候。在一个无丝毫经济活力的社会里,当兵是不错的职业,至少吃饭穿衣有保障,要是在部队里入党加提干,那就美得不用说了。

参军不成,就混社会吧。大哥真的很有黑帮领袖的天赋,没过几年,他创建的组织拥有超过1000名成员。大哥的“生意”顺风顺水,还在隔壁城市发展组织,相当于开了“连锁店”。

\

△平壤少年宫外的少年(下图,周宇摄于2009年),这走位和气势竟与韩国电影中的黑社会(上图)神相似,让人感叹果然是同一个民族!

大哥很讲义气,管理手段成熟圆滑,这让他的团伙有很强的向心力,他们的实力将其他帮派远远甩在后面。大哥不仅持家有道,还老爱操心别人家的事,他们热衷于做黑帮间纠纷的调停人,这更加巩固了大哥及大哥的组织在全体黑帮圈里的公信力,此外能得到对方的感谢礼物——酒、食品、衣服。

你们还别嘲笑朝鲜,咱们在1991年若能得到一堆酒、食品和衣服,谁都会开心得合不拢嘴,中朝人民都有物质匮乏时代的生活体验。出生于1985年的我在读小学前的梦想就是当国营食品店(只有国营的)营业员,明里暗里多往家里搬吃的。

死因:在人民军面前装逼

一旦羽翼丰满,大哥的胆子就越来越大,逐渐挑战政府权威,以至于忘记自己生活在朝鲜。他们开始对食品加工厂和水产品加工厂的仓库下手,偷一堆好吃的,大家一起偷,大家一起分,权当作福利。

然后,他们开始偷农场的粮食仓库,有时候甚至明抢。为此,有几个小弟倒了血霉,他们被送进了教化所,也不知道组织上是否派人定期去看望倒霉蛋们。不过,小弟们忠贞不屈,宁愿被毒打一顿,也不愿透露领头者是谁。

当然,这肯定是罪行微小到不可能引起政府注意,随便打一顿就草草了事,如果大哥犯的是反革命罪,相信没有一个小弟能忍受得住酷刑。对了,大哥自从做大以后,对街头打群架的事就再也不抛头露面,所以政府一时间搞不懂谁是这个大黑帮的头。

不知道大哥是否有纹身、戴大金链子即便是泡澡时会浮起来的那种、也无从知晓大哥是否看了偷偷流落进来的香港黑帮片录像带,更不知道大哥有几个马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大哥肯定没有大哥大。

终于,大哥到了活腻了的一天。那一天,有两个士兵用10升的塑料桶搬运酱油,大哥半开玩笑凑上去问:“让我尝尝桶里的酒?”对方以玩笑对玩笑:“你真要喝吗?”大哥的跟班插嘴说:“给一瓶酒吧!”

retoi.jpg

△KPA is watching you

“大白天的,军人怎么会带着酒呢?这里面是酱油。”士兵笑哈哈地告诉黑帮分子们。大哥认为当兵的羞辱了他这个大哥,他顿时火冒三丈:“这帮家伙敢耍我们?”一声令下,他带着身边的4个弟兄扑向2个士兵。一看情况不妙,俩士兵撒腿就跑,没想到这5个傻子在后面紧追不舍,看样子一定要跟军人打一架了。待稍微拉开距离后,士兵就端起步枪警告5个愣头青不得再靠前。

大哥不怕枪口瞄准自己,他牛逼哄哄继续往前走,还投掷出一把小刀,刀插在士兵脚边的泥土里。士兵果断开枪了,两声枪响,两颗子弹击中心脏。自认为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哥,就这样直挺挺倒下,前胸开小洞,子弹穿透导致后背开大洞。击中心脏还能有救吗,大哥死了,这一次,他爹的公务员身份也保护不了他。

简单粗暴的朝鲜式“打黑”

大哥的死讯在当地是大新闻。大哥死了,我们一定要替大哥报仇,血债要用血来还……小弟们群情激奋,纷纷准备家伙,要去做掉凶手。为了保持社会稳定,当地安全部告诉大哥的父母不要公开举办正式葬礼,悄悄埋了就行。

父母当然照做了,他们沉浸在难以言状的悲伤和羞愧中。入土为安的具体信息瞒不过大哥的手下,几百人赶来送大哥最后一程、看大哥最后一眼,并发誓要给死不瞑目的大哥复仇。

军队为了防止军地矛盾的恶化,悄悄把这两个士兵调到别处去,并对军营提高警戒。军队有枪,不怕一群流氓冲进来,流氓人数再多,开枪击毙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后,其他人必然带着恐惧作鸟兽散。

时间是最好的稀释剂,它很快就冲淡了黑帮小弟们的复仇心。该干嘛干嘛,难道大哥一死,咱们就不当黑社会了,咱们就不偷不抢了?首脑一死,团伙分成几派,忙于内斗,然后不仅把复仇一事抛诸脑后,组织很快就衰落到没能力去复仇。没几年,这个不可一世的团伙就销声匿迹了。

不仅小城市有黑帮,首都平壤照样有。要知道,能获得优先供应物质的平壤市民,可不是阿狗阿猫有资格当的,你必须政治上可靠。朝鲜把国民分成3个阶级、51个成分。3个阶级分别是核心阶级、动摇阶级、敌对阶级,依照严查祖宗三代来定性,而敌对阶级的人是无资格进入平壤的。

1970年代和1980年代,许多平壤流氓喜欢到大同江畔看风景,顺便调戏、挑衅、欺凌那些沉浸在恋爱中的男女,甚至发生过强奸案件。

假如你跟心爱的姑娘正漫步风景如画的大同江边,清风徐来,波光粼粼,在这样美丽的风景里,你们准备将纯洁的革命友谊再升华一下,突然冒出三五成群的流氓对你们动手动脚,这会让人生一辈子留下阴影。

BPTO1.jpg

△日本摄影师久保田博二在1980年代记录平壤市民在大同江畔钓鱼。

幸好,金正日处理流氓问题的手段非常简单粗暴、具有再典型不过的朝鲜特色,直接下令当场开枪击毙。一个月内,大同江边的大小流氓就被警察突突突干净了。

由此可见,再牛逼的黑社会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也是个渣。别说朝鲜的街头流氓了,西西里的黑手党,够牛逼了吧?墨索里尼上台后一样被揍得生活不能自理,大批黑手党被判刑、处决,老大唐·维托则直接被关到死。

不过,进入1990年代中期开始的粮食饥荒后,朝鲜的有组织犯罪现象就一下子突出了,自家孩子都要饿死了,你还能不犯罪吗。

来源:香港凤凰周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