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涪江论坛,绵阳论坛网,绵阳论坛,绵阳热线,绵阳城市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08|回复: 0

围家禽店救母鸡:激进动物福利是对人类权利的僭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8 0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语

近日,美国的一个动物保护组织(Direct Action Everywhere)号召数百人,手持白花来到加州旧金山唐人街的一间华人家禽店,在门口唱歌抗议杀害动物,甚至闯入店中把笼子内的鸡放生。资料显示,Direct Action Everywhere是一个专门保护动物权利的组织,他们除了会在不同地方集体抗议,举行各种讲座,还会时不时发起类似的“解救家禽”行动。“动物福利”以如此激进的方式进入了中国人视线范围。动物福利到底是虚伪的僭越,还是文明必然?它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激进动物福利组织就差杀人了

你可能看见过中国人在高速公路拦狗车、对虐猫者进行全网人肉搜索,但是,外国激进的动物福利组织激进到了什么程度呢?之前就有媒体称,“国际动物权利组织‘动物解放阵线’,据杀人仅一步之遥”。动物解放阵线(Animal Liberation Front,简称ALF),公然宣布从实验室或养殖场带出来的动物是“被解放的”,而非“被偷走的”。1985年4月20日,ALF袭击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的一家实验室,导致实验室的17个科研项目中的8个被终止。2005年,ALF发表声明称“那些向虐待动物者投资和为他们融资以用于谋杀动物的人,一个崭新时代的来临已渐露端倪。你,也被列在暗杀名单上:已经警告过你了。”当年,ALF就被美国国土安全部列为国内恐怖组织。

对于崇尚活杀、现吃的华人饭馆来说,很容易就成为激进的动物福利组织的攻击目标。Direct Action Everywhere对旧金山华人餐馆的定点打击也是如此。事实上,这类激进组织只有通过制造极端事件,才能成功刷出存在感,吸引眼球,从而获得捐款,这也是他们的生存之道。其实,像这次直接去华人餐馆里“解放母鸡”,已经是在公然抢劫他人财产,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权,之后也受到了当地警方的处罚。但是,作为一种民粹主义的生存方式,激进的动物福利组织并不在乎。

动物保护人士抱着鸡走出家禽店动物保护人士抱着鸡走出家禽店

动物福利与纳粹撇不清的关系

动物福利议题总会被描绘得温文尔雅,一般人也会把动物福利问题追溯到英国的《马丁法案》。的确,1822年,英国通过了第一部用刑法惩治虐待动物行为的法律《马丁法案》(Act to Prevent the Cruel and Improper Treatment of Cattle)。1824年,英国成立了第一个保护动物协会,后来更名为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

但是要说明的是,动物福利在现代社会中产生有着复杂的思想渊源,并非只有一个所谓“人道主义源头”。

动物福利者有意回避一段让他们难堪的历史——纳粹德国的“生态法西斯主义”(Eco-Fascism)。纳粹哲学里有着深深的自然崇拜的倾向,将之与军国主义、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紧密联合起来,强调所谓“血与土地”的教条。在他们看来,犹太人是“反自然”的,而他们日耳曼民族属于与古老黑森林融为一体的“自然”,所以纳粹也要爱护动物、保护动物。纳粹是最早倡导有机农业的,建立了欧洲第一个自然保护区;希特勒和其手下希姆莱都是素食主义者,热爱动物并强烈反对解剖动物和虐待动物。有人因为掰青蛙腿作钓饵,被盖世太保头头戈林送进了集中营。

可见,爱护动物与道德高尚间并没有必然关联,而只是一种现代化过程中的“偶然”。

动物保护者通过行为艺术的方式,呼吁只吃素食。图片来源:国际在线动物保护者通过行为艺术的方式,呼吁只吃素食。图片来源:国际在线

现代激进动物福利走得太远,是反人性的思潮

中国传统中有所谓“见其生而不忍其死”“是以君子远庖厨也”等人文主义的教条,回避血腥暴力是很多文明古国的共通情感。但现代动物福利者走得更远。

对于动物权利的本位理解。哲学家T·雷根在《为动物权利的辩护》一书认为:动物也拥有与人类一样的天赋价值,“以一种对对方的独立的天赋价值缺乏尊重的态度的方式对待对方,这是做出了不符合道德的行为,是侵犯了一个人的权利”。彼得·辛格在其代表作《动物的解放》中认为:人与动物是平等的,动物与人在感受痛苦和快乐方面的能力是相似的。

这其实是将人和动物放在同一的保护水平上,从本质上说,摧毁了启蒙运动以来的人本主义传统,是一种反人性、返祖的思潮。

谁为动物福利埋单?

爱护动物,让动物吃得好、穿得好、有足够的活动空间、有足够的地方休息,这很好,人人都会举手认同,但是由谁来埋单?

在工业化养殖之后,很多农产品才告别了奢侈时代,进入平常百姓家。在工业文明之前,穷苦人家吃鸡蛋是不可想象的奢侈。这就要提到现代工业化养鸡业的“残忍”。动物福利运动的经典著作《动物解放》里,彼得·辛格曾浓墨重彩地描绘过——刚孵出来的小鸡要被分为公鸡与母鸡,由于小公鸡没有商业价值,所以要被像垃圾一样地丢弃。美国每年毒死、闷死或碾死的小公鸡就至少有1.6亿只……

其实,区分公母鸡苗,正是现代工业化养鸡的起点。刚孵的小鸡公母并不好区别,得掰开小鸡屁股仔细观察那片小褶皱,那是门技术活,最早由日本人发明;1927年加拿大渥太华世界家禽大会上才公开了这个技术,从此养鸡产业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鸡蛋价格大跌,吃鸡蛋对于穷人家的孩子成为可能。如果不处理掉小公鸡,势必增加养鸡成本,谁来埋单?

在激进动物保护主义者看来,现代化养殖侵犯了动物的福利在激进动物保护主义者看来,现代化养殖侵犯了动物的福利

动物福利往往是以牺牲人的福利为代价的,这不是华丽的句子、廉价的感动,所能掩饰的。欧美国家的动物福利制度,与他们的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2013年,韩国产蛋鸡实行《动物福利畜产农场认证制》:鸡不能被关在笼子里,还要为鸡专门建造用以生蛋的地方,每只鸡的畜舍用地要达到0.11平方米;禁止养鸡场24小时开灯催产,并保障鸡有6小时以上睡眠。不过,对鸡实施动物福利的结果是:饲养花费将达到此前的1.8倍,价格将是普通鸡蛋的2.8倍。韩国人这次挤进了“动物福利”俱乐部,并且将用近3倍的价格购买“动物福利”鸡蛋,这是韩国人的选择。那么,中国人真的愿意为动物福利付出真金白银吗?

2013年美国IPPE(国际家禽饲料工业展览会)上,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农业经济系教授Jayson Lusk直言:在畜牧业,农户除了把肉类卖给消费者,还生产另一种产品——动物福利。动物福利一定意义上成为一种“消费升级”。

不过,“动物福利”对中国食品卫生有正面意义

检索论文可以发现,目前中国学术界关于动物福利的讨论主要是由食品、卫生、畜牧等食品相关行业提出的,集中在《WTO体制下的动物福利与贸易自由》之类的议题中。原来,动物福利已经成为一个软性的贸易壁垒。比如,2002年,欧盟的一家畜牧产品进口贸易商的进口意愿因黑龙江省正大实业有限公司的鸡舍“不够宽敞舒适”等未达到欧盟规定的一些动物福利标准而作罢。

所以,动物福利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被动”议题、舶来品议题。

但是,动物福利议题也并非没有对中国有益的地方。比如,中国目前存在着严重的私屠滥宰食品安全风险,就与动物福利有着密切的关系。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吃狗肉”问题,真正的法律障碍,在于屠狗并没有指定的屠宰场所,将吃狗扣上一顶违法私屠滥宰的帽子,也并非无稽之谈。

目前,中国兽医协会宣布了动物福利标准的基本框架,拟从饲养管理、环境控制、卫生防疫、生物安全、疫病防控、人员操作、安乐死(急宰)、运输环节、待宰环节、宰前处置、击晕、刺杀放血等环节设置技术指标,明确养殖、运输和屠宰环节的动物福利基本要求。协会动物福利项目主管孙忠超博士也表示: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出版的《陆生动物卫生法典》也制定了畜禽的养殖、运输和屠宰环节的福利标准。我国是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成员国,应当遵照《陆生动物卫生法典》的要求。

“动物福利”对中国食品卫生有正面意义,但是也可能包裹了太多的局部利益,比如这个利益是兽医的,还是养殖农民的,还是广大消费者的?

来源:腾讯新闻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