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涪江论坛,绵阳论坛网,绵阳论坛,绵阳热线,绵阳城市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社区广播台

查看: 759|回复: 0

在毛坦厂陪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7 00: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期打工令贺思宝落下了腰椎间盘突出的职业病。陪读的八个月里,贺思宝看着儿子的成绩慢慢回升,也趁此休养身体。最近两个月,他还分文不取地帮着当地摊主卖肉,“正好这个机会,跟他们学卖肉。学会了,回家再可以做点卖肉的生意。”

“钱是慢慢再挣的,小孩出来了再做,再挣钱”,贺思宝和所有家长一样,每日烧饭、送饭、洗衣服,让儿子得以全身心投入高考复习之中。

2016年9月,由于儿子独自一人兼顾不及生活起居和学习,成绩出现下滑。贺思宝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马上要高考了,你是要钱还是要儿子?” 贺思宝二话不说来到毛坦厂陪读,留下妻子在温州打工贴补日常开销。

贺思宝是当地为数不多的陪读爸爸。他的儿子2016年高考失利,主动选择来毛坦厂中学复读。成为陪读爸爸之前,贺思宝在温州一家锁具厂打工,每月收入七、八千元。虽然工作辛苦,但在当地算得上一份收入较高的工作。

在朱丽所租住的三层楼房里,共蜗居着来自全国各地的18户陪读家庭。一些陪读家长们还建立了微信群,感到空虚枯燥时,家长们会在群里聊聊天,相互沟通、交流。

由于老家离毛坦厂较远,今年春节期间,朱丽和儿子都没有回乡,在上海打工的丈夫也来到六安,在这座高考小镇过了春节。

陪读妈妈朱丽来自阜阳,儿子在毛坦厂中学复读。当天下午收拾完家务之后,朱丽来和其他家长们一起跳广场舞。

每天中午和傍晚,众多陪读家长早早地来到学校门前送饭。在这里陪读,时间都是掐到分钟的,用多少时间去买菜、做饭、送饭,孩子吃饭多久能吃完。待到儿子吃完午饭回校后,妈妈朱丽坐在原处,吃掉了儿子剩下的饭菜。

陪考妈妈陈德菊说,高考结束后要大醉一场,陪读的两年里她埋了太多压力和委屈。在这座高考小镇中的陪读家长们,多数都没有较高的文化程度。对于他们而言,通过高考上大学,是自己可以提供给孩子几乎唯一的打破阶层隔阂的通道。 史阳琨 摄

这些甚至被人讥为“愚蠢迷信”的行为,就如同大多数陪读家长和考生在临考前夕焚香祈福、放飞天灯一样,只是12年寒窗之后,大考之前的一种舒压和宽慰。 史阳琨 摄

临考前的一周正值端午节,在毛坦厂镇,粽子被取“中状元”之意。即使如此谐音略显牵强,但并不妨碍陪读家长们排着长队讨个口彩。在高考季,与一切考试沾边的物件甚至人员,都被安上了寓意,旗袍取义“旗开得胜”,送考大巴8时08分出发,而司机还需要姓马。

毛坦厂镇已经将教育产业列为当地的支柱产业。2016年,一个专为陪读而建造的大型小区在学校东门外拔地而起,1599户大多数在60平米以下,一间两室一厅的住宅每年租金两万余元。陪读奶奶姚美丽和老伴租住在这一小区里,“很多陪读家庭都是两户合租一户,家长和孩子在一个房间,这样经济上压力会轻一点。”

毛坦厂的家长们在这座小城里形成了规模不小的陪读经济。当地人若有三四层小楼,无不住满了陪读家长和孩子,房屋租金远高于周边乡镇且逐年上涨,同时还推动着当地服务业的发展。

杨乃华是一位二进宫的陪读妈妈。她在照顾女儿考上了大学后,在家歇了一年。2016年再次回到了毛坦厂照顾儿子读书,“前后在这里待了五年。” 闲暇,杨乃华在一家服装厂打工,每天三个时段,一共工作10个半小时。

陈德菊在房东的服装店里打工,每天只休息五六个小时。2016年,陈德菊因过度疲劳和压力过大,一度导致突发性耳聋,“在这里陪读,其实我们的压力不比孩子的小。但是我们能自我调节过来,孩子们不行。”

而更多在毛坦厂的家长们,需要在陪读期间多打一份零工、做些小生意支持日常开销和学费。老张夫妇俩在学校门前支起一个摊位,每天做些早餐生意。清晨6点,他们的女儿在摊位上取了早餐,从夫妻俩身后穿过,匆匆赶往学校。

地处偏远乡镇的毛坦厂中学并无教育资源优势,但本科率连续多年超80%却创造了应试教育下的“神话”。为了让孩子走通高考这条相对公平的上升渠道,家长们甘愿放弃原有的生活,成为操劳而生活枯燥的陪读群体。“我们自己受教育少了,觉得在孩子身上不能再失去了,所以我们就什么都舍得”,陪读妈妈陈德菊说。 史阳琨 摄

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毛坦厂中学以上万人的考生规模位居全国高中之首。而在每一位考生背后,几乎都有一个倾其所有的家庭。在这所位于安徽六安的高中里,陪读现象相当普遍,全校近50%左右的学生有家长陪读,而到了高三,这个数字上升到了8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