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涪江论坛,绵阳论坛网,绵阳论坛,绵阳热线,绵阳城市门户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社区广播台

查看: 489|回复: 0

那个丈夫深深暗恋的女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9 13: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小喻

简介:自由撰稿人

编者按或许每对情侣、夫妻的内心深处,都有一块被自己深深珍藏的情感回忆,而另一方若能善待并尊重对方的过往,而非冷嘲热讽、猜忌多疑,应该能使夫妻关系更情深意笃吧。所以,你会和你的爱人分享自己过去的故事吗?

清晨朦胧睁眼,听见丈夫一声叹息,说他做了个梦,又梦见高中时代深深暗恋过的那个女孩。

他做这样的梦好几次了,回到那个情寄魂牵的福建小村庄,青涩的初高中时代。醒后难免会生出丝丝惆怅。

我总是半打趣半认真地问他:“是不是又梦见那个穿白裙子的小姑娘了?”

就这样,我如同新闻记者一般软磨硬泡,让他给我讲那段和白纸一样简单、又和雨巷一样悠长的少年情事。

“我猜,小姑娘一定长得非常清纯漂亮,是不是有点像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的丽雯?”

“是有点像。哎,少年情怀总是诗。”

1

丈夫第一次见她,是初中时,一位亲人的葬礼上,女孩一头长发,一袭白裙,脸上带着某种淡淡的忧伤。

升高中后,成绩优异的丈夫考进县城一中,从村里来到县城上学,寄宿在姑婆家。姑婆是丈夫的爷爷的姐姐,也是女孩的奶奶,女孩就住在隔壁,两人总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只可惜,女孩初中毕业就辍学,在一家杂货店当店员,早出晚归。所以,两人能见面的时间并不多,偶尔见了,也只是客客气气地、甚至略显慌张地打个招呼。

因为两人都是传统基督家庭的孩子,几乎每周都会去县城教会做礼拜。“当时我去教会,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能够看到她。”

看到,却不寒暄。丈夫只是远远的,望着教堂另一侧那个长发白裙的身影,或在安静地唱诗,或在认真地听道,或散会后搀着老姑婆的手翩然离去。

“当时,我喜欢看琼瑶小说,也被里面的唯美爱情感动,幻想自己就是男主角……”在这个内向自卑、且多愁善感的少年心里,女孩理所当然地成为他心目中萦绕不去的女主角,在水一方也好,庭院深深也好,丈夫开始悄悄为女孩写诗。

“那些诗呢?没拿给她看过吗?”我知道丈夫有好几个高中日记本,上面写满了青春期的迷惘和挣扎,唯独不见这段暗恋的蛛丝马迹。

“我连和她说话都觉得脸红,哪里敢给她看诗?诗是我用专门一个日记本写的,藏得很小心,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后来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一直到丈夫高考前夜,两人才有了唯一一次交集,破天荒地聊了一个多小时。

“都聊什么了?人生?理想?诗歌?”我一脸激动,一心幻想。

“记不得了,好像是她在看一本琼瑶的小说,我拿过去看,小说名字我也忘了。”

我大为失望,怎么这么重要的细节都忘了呢?难道是当时刻骨,当前惘然?

可至始至终,两人都没有牵过手,没有眼神交流,更没有情话的表白,比《1980年代的爱情》还含蓄。

但彼此互有好感,这是心照不宣的。

2

丈夫就这样暗恋了她7年,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

大学期间,虽不算高富帅,但也是眉清目秀、笑容灿烂的男孩子,也有别的女生对他表示过好感,但丈夫却始终无法割舍那个女孩。

两人的默默喜欢,全被老姑婆看在眼里。老姑婆疼爱自己的孙女和外甥,大约就像红楼梦里疼爱黛玉和宝玉的贾母一样。于是,老姑婆叫丈夫念大学后写信给自己,却故意让丈夫把信寄给自己的孙女收。丈夫明白老姑婆的醉翁之意,还真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封信,详细汇报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可惜,那女孩并没有回信。

丈夫也再没有鸿雁传书。

“因为我也一样很害羞腼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近她。那个时代又没有电话,更不用说微信了……”

1999年,丈夫大学毕业,开始竭尽全力在女孩所在的小县城找工作。但很可惜,专业也不错的他面试了好几家单位,居然一家都没通过。

2000年,丈夫经朋友介绍,放弃了在福州的那份实习工作,来北京寻求事业发展。这时候,女孩家人突然向丈夫家人提出结亲之意。毕竟,在南方农村的传统观念中,21岁的女孩子还待字闺中,已经是很让父母操心的“剩女”了。

丈夫的父亲,也就是我现在的公公,一听结亲很紧张,赶紧打电话给我丈夫,问他之前有没有给过女孩任何承诺。在长辈们眼里,承诺可是比生死还重的事情。

丈夫说,两人连话都没说上过几句。公公又问丈夫,要不要好好考虑把亲事订下来?毕竟,那可是个淳朴善良的好姑娘。

这简直是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的桃花运,但丈夫却拒绝了。

“婚姻又不是好聚好散的儿戏,而是一件非常神圣严肃的大事。我当时突然发现,我喜欢的只是一种少年时代的唯美感觉,只是一个虚幻的她。她有什么爱好,对人生有什么想法,我其实完全不知道。但如果要了解真实的她,还是需要花时间在一起接触,可是我们毕竟分隔两地,无法接触。当时,除非她来北京,或者我回福建,我们才可能有机会交往,了解对方合不合适。”

丈夫一脸严肃,“不是我没有努力过,我希望她能来北京工作,可惜她是非常传统的乡下女孩,不可能在没有得到婚姻承诺地前提下,冒险来北京找工作,那会被老家亲人笑话的。也许,她会想,就算她来北京了,万一我看不起她了,她怎么有脸面回老家再嫁人?可其实,当年只要她真的有勇气来北京,我一定会娶她的。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生。”

这和五四运动时代的青年男女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些来城市游学的男子们已经接受了新式思想,认为应该先恋爱,先有精神层面的共鸣后再结婚;而那些留守乡下不识字的女子们依然认为,只要有些朦胧的好感,通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可订下终身。所以,两人注定错过。

最终,女孩在家人提亲被拒绝后,很快找了人家,结婚生子。

3

拒绝了女孩家人的提亲后,长达4年的时间,丈夫没有谈过任何恋爱。

“我只是认真地祷告,默默等待上帝会赐给我另一半,不过,我一直也没有遇到。”

直到和我第一面。按他当年的日记写:“今天是难忘的一天,我见到了心仪已久的小鱼姊妹……时间过得非常快,五个小时一晃而过,这种情形曾经在我生命中出现过一次,那是在青葱岁月的一个下午,一段现在仍觉得完美的暗恋经历……”

这一桥段似乎有些像岩井俊二的《情书》,藤井树看到博子的第一眼,就联想起少年时代深深暗恋的那个少女,于是,他决定娶她……

我打趣着问丈夫:“你没把我当做那个女孩的翻版吧?”

丈夫回答得很坦诚:“怎么会呢?你又没有那个女孩漂亮,只能说外表清澈可爱,真正吸引我的是能和你有那么深的内心共鸣。”

就这样,我成了丈夫真正意义上的初恋。那一年,我和他都是25岁。

结婚后十多年后,丈夫才告诉我,我俩新婚回老家时,还去过姑婆家,见过那个女孩,女孩向我俩道了喜。

但我完全没有印象。

4

这些年间,偶尔也会听丈夫说起女孩的消息。

后来,她的丈夫似乎有了外遇,两人只好离婚,再后来,她又带着孩子再婚了,据说对方比她大很多。又后来,她没有再生育,也没有再去教会,似乎也过得不太愉快……

其实,这样的女孩在丈夫老家比比皆是,小县城风气不好,男人们吃喝嫖赌是常事,能凑合着过日子而不离婚,就算是当地女人们的幸运了。

丈夫偶尔午夜梦到那个女孩,我也并无醋意。我总觉得,或许每对夫妻内心深处都有一块被自己深深珍藏的情感回忆,而另一方若能善待并尊重对方的过往,而非冷嘲热讽、猜忌多疑,应该能使夫妻关系更情深意笃吧。

可今天早晨,丈夫醒来便说:“昨晚做的梦和之前做过的梦有些不一样,以前的梦里,她都是少女的样子,昨晚的梦里,她却是中年妇女样子,看起来很憔悴,还带着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亏欠她似的。”

“你亏欠她?怎么会呢?”

“梦太逼真了!我梦见好像和她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过,承诺说要娶她,却最终抛弃了她,所以,她才怪我亏欠她的一往情深……醒来后,真吓得我一身冷汗……”

继而,丈夫又叹了口气,“我希望她过得幸福,希望她好好信主,她年轻时是很渴慕去教会听道的。”

我知道丈夫是怜香惜玉,可我也一时不知自己能做什么了。

5

丈夫每次给我讲他的初恋,我都会想起张爱玲曾写过的一个小故事。

说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自己穿的是一件月白的衫子。

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地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就这样结束了。

后来这女人被亲眷拐了,卖到他乡外县去作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的惊险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件事,常常说起那个春天的晚上,在后门的桃树下,那位年青人。

这就是我丈夫初恋的故事。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题图:《1980年代的爱情》剧照;《孔雀》剧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